“天下堡,瓦窑堡”。80多年前的风云际会,造就了瓦窑堡与中国和中国革命的不解之缘。

在这里,刚刚结束长征的中国召开了“一次极关重要的会议”——瓦窑堡会议,解决了遵义会议没有来得及解决的政治策略问题,制定出适合新情况的完整的政治路线和战略方针,确定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总政策和军事战略,实现了党的政治路线的转变。

1935年12月25日,瓦窑堡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部分)。 中央档案馆藏

瓦窑堡会议旧址纪念馆讲解员介绍说:“同志对这次会议的喜悦之情是溢于言表的。19日,他给在前线的彭德怀发电报:‘政治局会议开了3天,关于总的政治问题讨论完了,真是一次很好的讨论。’”

在蓬勃发展的抗日形势下,红军向何方发展,是党中央亟待解决的重要战略问题。党和红军领导人围绕军事战略问题,特别是红一方面军的发展方向问题,曾有各种不同的设想和意见。

1935年12月27日,同志在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作《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报告,进一步阐明瓦窑堡会议精神。

1935年12月27日,在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作《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报告。新华社发(资料照片)

根据中央决议充分地说明了和民族资产阶级在抗日的条件下重新建立统一战线的可能性和重要性,着重指出和红军在这个统一战线中的具有决定意义的领导作用,指出了中国革命的长期性,批判了党内在过去长时期内存在着的狭隘的关门主义和对于革命的急性病——这些是党和红军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遭受严重挫折的基本原因。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1936年2月20日开始,红一方面军以“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的名义从陕甘苏区东渡黄河,进入山西,发起东征战役。3月,和彭德怀联名发布《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布告》,主张停止一切内战,号召爱国志士与红军联合一致抗日。

东征战役,共消灭敌人7个团,俘虏4000余人,缴枪4000余支,并取得了江河作战的重要经验,提高了部队的整体战斗力,而且迫使“进剿”西北苏区的晋军撤回山西,使陕北苏区得以恢复、发展和巩固,大大地扩大了红军抗日的政治影响。

后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n88888881.cn/,奥格斯堡时任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司令员的彭德怀回忆这次战役时说:“在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粉碎了军对陕北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进军山西,扩大宣传抗日主张,从此夺取了抗日领导权,这是红军到达陕北后的第二个伟大胜利。这次,毛主席是以军委主席兼抗日先锋军政治委员亲自出征的,一切措施都是他决定的。灵活机动,所耗甚少,收获很大。”“全军指战员都看出了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政治路线的正确。”

“中国革命28年,从建党到瓦窑堡时期正好14年,再到新中国成立正好也是14年。中共中央在瓦窑堡的7个多月,是影响中国革命进程的重要时期。在此期间,瓦窑堡会议胜利召开,不失时机地制定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使党在新的历史时期将要到来时掌握了政治上的主动权。它也表明,中国在总结革命中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已经成熟起来,能够从中国革命实际出发创造性地进行工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