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客场对多特蒙德的3比1(德国超级杯)、对莱比锡RB的4比1(德甲第4轮)以及对勒沃库森的5比1(第8轮)之后,拜仁总算没有将一场万众瞩目的强强对话打成一边倒。弗赖堡展现出了勇气与韧劲,一帮平民球员也展现出了极强的战术执行力与旺盛的斗志,尽管最终还是难逃客场落败的命运,但哈贝勒补时阶段的进球,令这场德甲第1对第3的大战紧张到了最后一刻。

10月国际比赛周之前,已豪取正式比赛9连胜的拜仁意外地在主场被法兰克福逆转,遭遇赛季首败,积分被勒沃库森追平,领先多特蒙德的优势也只剩下1分;如今在11月国际比赛周到来之前,拜仁不仅啃下了弗赖堡这根硬骨头,还在莱比锡的帮助下抛离第2名多特蒙德4分,重新建立起至少一个胜场的优势。托马斯·穆勒就说:“从国家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知道拜仁还是领头羊——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事情了。”

这是历史上首次拜仁与弗赖堡均排在前3的情况下交锋,拜仁拥有17场正式比赛狂入70球(以及德甲历史同期最佳的前10轮38球)的最猛火力,而弗赖堡则拥有10轮仅失7球的德甲最佳防守,并且是德国3个级别职业联赛中唯一保持不败的球队。然而种种赛前铺垫,还是无法掩盖两队牌面实力悬殊的客观事实,有人担心拜仁会重演对勒沃库森的榜首大战一幕(上半场就打成5比0),令这场“准榜首大战”早早失去悬念。

幸运的是,弗赖堡表现得非常强硬,开局尤为勇猛。开场不到1分钟,格里福突入禁区左侧的下底横传,就险些逼迫卢卡斯·埃尔南德斯自摆乌龙,后者在门前用并不擅长的右脚解围越过门楣。更危险的一幕出现在第12分钟:基米希在后场争抢高球时头球回传禁区前沿,没想到在这个瞬间,拜仁后防4人突然完全跑乱了位置。出现在右中卫位置上的阿方索·戴维斯忙于跑回左路,而两名中卫卢卡斯和于帕梅卡诺站在一起,于是在本场出任右闸的聚勒和两名中卫之间突然出现了一片开阔地。机警的赫勒立即前插到禁区弧内右脚大力低射,好在这位曾3次攻破拜仁球门的“防守型前锋”射术不够精湛,皮球将将偏出了左门柱。

经过大约20分钟,本场回归4231常规阵型的拜仁才逐渐找到进攻节奏,并由戈雷茨卡在第30分钟插入禁区中央右脚首开纪录。下半场开局,弗赖堡又用两脚稍微偏出左门柱的远射,表明了自己的决心。戈雷茨卡则迅速作出回应,可惜他的3次射门有2次擦着横梁飞出底线次则被立柱拒绝,始终无缘梅开二度。

迟迟没能打进第2球的情况下,纳格尔斯曼先是用格纳布里换下科芒,然后又用穆西亚拉和托利索换下配合打进第1的球穆勒和戈雷茨卡,多少有些令人意外。结果就是在这次换人完成后不久,戴维斯与萨内就帮助莱万多夫斯基近距离铲射入网,将比分改写为2比0。

这是莱万在8天内的连续3场比赛中所斩获的第6球,也是他连续第6次面对弗赖堡进球,德甲生涯19次对阵这家黑森林地区俱乐部打进20球之多。而这个进球,也令拜仁在2021年的德甲进球达到整整100个,打破了1972年99球的本队纪录,国际比赛周之后势将超越科隆1977年创下的101球纪录。距离冬歇期还有足足6轮联赛,以拜仁赛季至今场均3.6球的效率,今年完全可以突破120球大关!

2球落后的弗赖堡并未束手就擒,德甲现役最年长主帅施特赖希(56岁)通过连续换人发出反扑信号,诺伊尔的表演时间开始了。他先是迅速侧扑单掌化解了赫夫勒的近距离头球,然后又挡住了赫勒禁区中央的大力低射。另一边厢,替下戈雷茨卡的托利索打入一脚精彩的远距离吊射,可惜舒波-莫廷越位在先,进球无效。

紧接着,替补登场的哈贝勒就应格里福直塞,停球顺势转身,皮球打在贴身防守的尼安祖·夸西腿上正好又弹回到哈贝勒跟前,这位2017年U21欧洲冠军插入禁区右肋面对诺伊尔右脚劲射飞入球门左侧,令比赛在补时阶段掀起小高潮。在补时长达6分钟后,拜仁才总算保住胜果,弗赖堡做到了从头到尾都让拜仁紧张,令比赛充满张力。双方在比赛中总共完成了多达43次射门(其中拜仁29次,有11次射正),创造了德甲赛季新高。

弗赖堡的表现赢得了对手尊重。德甲现役最少帅纳格尔斯曼指出弗赖堡的防守做得非常好,“因此我们或许没能像过去几场比赛那样创造出那么多明显得分机会。”进球功臣戈雷茨卡则表示:“我们对阵的是一支优秀的球队,这是一场顶尖的比赛。”

正如施特赖希所说,遗憾的地方在于哈贝勒的进球来得太晚了。如果不是第450次代表拜仁正式比赛出场的诺伊尔一夫当关,弗赖堡完全可以提前几分钟就将比分改写为1比2,那么结果将难以预料。比诺伊尔还年轻1岁的纳帅盛赞道:“他今天扑出的那次任意球(格里福任意球传给赫夫勒的头球)非常精彩。他的速度和反应都快得不可思议,你不会察觉到他已经35岁了。”

除了感谢队长,拜仁将士也特别感谢到场的球迷。这是安联竞技场自2020年3月疫情来袭之后,首次坐满了75000人。以8次助攻领跑德甲助攻榜的穆勒就表示:“我很高兴球迷全部都回来了。看台上坐满了人,比赛有张力。观众观看了一场精彩和刺激的比赛。”

不过对于纳帅早早就换下穆勒,外界感到一丝不解。对此纳帅在赛后表示:“这跟表现无关。只是我们阵中有很多优秀的球员,所有人都想出场。对于人们问为什么贾莫尔(穆西亚拉)不上,或者舒波不上,而现在又问为什么某位球员被换下,我觉得挺好笑了。”

事实上,提前换下穆勒已经成为了纳帅的常规操作。赛季至今,穆勒已代表拜仁踢了18场正式比赛,其中17次首发,足足11次被提前换下,只有6次打满全场。相比之下,穆勒在弗利克任内81场正式比赛有75次首发,只有28次被提前换下,多达58%的比赛打满全场。

客观上,穆勒过去两个赛季不用兼顾国家队比赛,如今则重新要连轴转,体能消耗较大,而且毕竟他已32岁,确实需要更多轮休。但也正如纳帅所说,在目前阵容齐整的情况下,他也要让其他想要出场的优秀球员得到机会。于是上一场对本菲卡,他甚至安排穆勒先坐板凳,而让三大边锋萨内、科芒和格纳布里联袂首发。到了这一场,则轮到格纳布里要先坐板凳。对于这个决定,纳帅表示“极其困难”,“通常总会有充分的理由,但今天并没有。只有11名球员可以出场。我很抱歉,但这个决定并没有真正的理由。”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n88888881.cn/,勒沃库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