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欧国家一浪接一浪的主权债务危机令外界目不暇给,然而,当笔者到访葡萄牙亚速尔群岛这一位于北大西洋的火山群岛时,当地仍然一派田园牧歌风情,富有航海探险精神的当地人民,眼下正从容面对经济危机的风浪。

葡萄牙的漂亮海岛中,名气响亮的火山群岛马德拉(Madeira Islands)便拥有“大西洋上的明珠”之美誉,相较之下,亚速尔尽管山青湖秀,常年云迷雾锁;岛上气候湿润,植被奇特,但旅游旺季外游客稀少,好比一簇养在深闺鲜人知的“黑珍珠”。

欧亚大陆、北美洲和非洲之间的地壳运动碰撞,成就了今天的亚速尔群岛,它位于北纬36°55′~39°43′之间,由九个火山岛屿组成。1427-1452年间,葡萄牙航海家亨利王子Infante D. Henrique派的探险队先后发现了这片荒无人烟却土壤肥沃的火山岛屿,从此,佛朗机人(明朝间对葡萄牙人的称呼)陆续迁居岛上,亚速尔群岛逐渐成为大西洋航线重要补给点。当地人以往凭贸易、农耕、牧养、捕鱼和捕鲸为生;如今旅游业虽然代替了捕鲸工业,但岛民依然耕作、放牧、捕鱼,自给自足。

至今,亚速尔群岛中的Faial仍然坐落着全世界航海员熟知的海滨小城Horta——从古到今,航经北大西洋的邮轮帆船必然来这里抛锚歇息。Peter Café Sport酒吧是船员们的首选落脚点。这里已开业近100年,却只有二十来平方米左右的空间,墙和天花板都钉满了航旗。坐客当中大部分都是开帆船来的船东和水手。笔者便碰到三位晒得通红黝黑的荷兰人,他们轮流掌舵帆船,航行了2000多英里到此。

离酒吧前几十米处的一条漆画海岸同样传奇——航海的人都知道这么一个说法,到Horta一定要在这条海岸线上留下一幅画,否则出海就会遇到风险。久而久之,画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地铺满了长长的海岸,最后连岸边的岩石都成了画板。

在此之外,亚速尔最大的岛是S o Miguel, 岛上西北边有一个巨大的火山臼,臼里有两个神奇的湖。大的叫“蓝湖”,小的叫“绿湖”。两湖相通,形如情侣。湖水在阳光的照耀下,蓝湖的水湛蓝,绿湖的水深绿,充满神秘色彩和田园诗意。据考证,种茶技术还是两个清朝年间的中国人来岛上传授给当地人的。

最小的岛叫Corvo, 占地仅17.5平方千米, 常年只有400多个岛民。岛景野生,气氛静谧,被人称为北大西洋上的“世外桃源”。岛民的主要劳动就是生产奶酪,由于地偏人稀,Corvo的国民人均生产值首居全国,别说经济危机,岛上人愁的是有钱没地方花!

事实上,亚速尔群岛有不少年轻人安居于此,他们或从事酒店管理,或当船员带游客出海,或开餐馆商铺,又或从事传统的农渔作业。在Horta,我碰上在“亚速岛自治区议中心”工作的当地女孩Ana。我好奇之下问她欧洲经济危机是否影响岛上的旅游业, 以及会否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工作。她笑着说:“经济危机风浪暂时还没有刮到这里, 但是它要来就让它来吧,我们祖辈都是在岛上生活,见惯风浪的。我太热爱这个岛屿,不会离开它。”

需要解释的是,亚速尔作为一个自治管辖区,在不违反葡萄牙主权和宪法的情况下,政治和行政组织自主,可以制定当地法律,自行调整税收制度。比如亚速岛的TVA(增值税)就比首都里斯本低很多,所以餐饮等消费都比葡萄牙本土便宜。拥有这样的自治权力和依然从事着祖辈事业的亚速尔人,也许能在难以避免的经济危机风浪前,从容无惧,不至于走上像希腊一样的莫测之路。

社会稳定而自然环境优越的亚速尔,因此也孕育了众多自然奇观,丝毫没有被现代文明所破坏。

例如Faial岛上,就有一个巨碗般的火山臼,而另一座小岛Pico上则有一座锥形的火山峰(海拔2351米,系葡萄牙领土的最高点)。两岛离得不远,在没有雾的情况下,可以同时看到两座火山。当笔者站在渡轮上,左顾右盼这两座一凹一凸的火山时,仿佛看到上帝在抿嘴示意:“这火山也可能会‘造人’噢。”

两岛之间只需坐20分钟的渡轮。正是在这片海域,笔者平生第一次亲眼目睹野生抹香鲸和海豚。

赏鲸是亚速尔另一不容错过的奇观,这里一共发现了26种鲸豚类,属全球三大赏鲸胜地之一。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亚速尔的捕鲸工业刚刚正式结束,一个叫Serge Viallelle的法国人看到了赏鲸的商机。这位对亚速尔一见钟情的异乡人,不仅娶了当地人为妻,还在Pico岛南部的Lajes小镇开了第一家赏鲸公司。他的眼光确实独到,即使在经济萧条的今天,一样有很多人愿意掏五十欧元出海守候抹香鲸的出现,有的甚至在这里一呆就是两星期,就为了多看一眼鲸鱼、海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n88888881.cn/,奥格斯堡或者和它们戏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