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是德国第三大城市,巴伐利亚州首府,以盛产啤酒和举办啤酒节而驰名。几年前,有机会到慕尼黑,切身感受了这里浓厚的啤酒文化氛围。

据介绍,慕尼黑附近盛产酿制啤酒的植物原料,因而啤酒业十分发达。全市有60多家啤酒厂,规模最大的赫伯尔酿造厂建于1583年。慕尼黑产的啤酒不仅供应德国各地,还大量输往欧洲及世界各国。啤酒是慕尼黑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饮料,不论男女老少,喝起啤酒来如同喝白开水一般。历史上德国发生的某些重大事件,也常与慕尼黑及啤酒有关联。慕尼黑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元凶希特勒的居住地和纳粹的发迹据点,1920年2月,国社党的前身德国工人党在这里的霍夫勃劳豪斯啤酒店举行首次公开集会,希特勒宣布了“二十五点”纲领。1923年11月,希特勒在贝格布劳凯勒啤酒馆发动了流产的暴动。1938年9月,张伯伦、达拉第同希特勒、墨索里尼在此签订了把捷克斯洛伐克出卖给纳粹德国的《慕尼黑协定》。

到慕尼黑的当天晚上,我们被安排到一家规模较大的啤酒餐厅品酒。整个餐厅为三层楼建筑,有大厅、雅间和露天座位,可容纳两千多人。店堂装饰古老、简朴、厚重,地面为条石铺就,经多年踏磨,光滑明亮。大厅内顺序摆放二十几张供6—8人使用的老旧木桌椅,这些桌凳面厚腿粗,似没上过漆,木纹毕现,有的边角损伤,甚至坑洼不平,看起来非常原始。大厅中央有用木板搭的六七平方米的简易台子,供小乐队演奏用。我们找好位置坐定,跑堂的很快端上啤酒,有清啤、黑啤、熟啤、生啤等常温和冰镇的多个品种与规格,任你挑选。每人一大扎,足足有1500毫升。不会喝酒的女士和酒量不大的男士,只好两人共用一扎。细细品来,那啤酒的色、味、口感都比我们平时喝的要好,特别是那冰镇的,更加凉爽可口。我们大都慢慢地一口一口地咂滋味,尽情地感受饮酒的快乐。下酒的菜简单而实惠,每人半个酱猪腿,放置在盘中约有两斤重。另有一盘土豆泥和一盘青菜,试着尝尝,没什么味道,原来需要自己去调。那猪腿炖得很烂,味道很好,但量太大,我只吃了不到一半就撑住了。饮酒间,我最感新奇的是那助兴的小乐队。他们一共五个人,各着米黄色并附有各种装饰的演出服,分别操黑管、双簧管、小号和架子鼓,不停地演奏人们熟悉的乐曲。每奏完一曲,便赢得一片掌声,他们亦谦恭地起身致意。有时也请客人点曲子,有会操乐器的,偶尔也主动上台与乐队成员共奏一曲,更增添了酒店的活跃气氛。本来已经酒足饭饱,广东一位做化工产品出口生意,经常与天津打交道的刘女士,带着她的高挑、白皙、英俊的德国老公,非要约我们坐坐。先后去了两处小酒馆,啤酒一次上来几大扎,边喝边聊,直到十一点多才回到旅馆。

一年一度的啤酒节,是德国规模最大的民间庆典。它从每年五月拉开序幕,九月最后一周进入高潮,到十月的最后一周落下帷幕,前后延续半年时间。进入九月,市中心的黛丽丝广场装扮一新,彩色气球在空中浮动,各种广告林立,各式货摊遍布。广场和临近街道都搭起各色各样的帐篷,并准备好充足的啤酒。啤酒节开幕式一般由市长主持,他同啤酒厂的厂主们一起乘坐披着节日盛装的马车,在卫队的簇拥下,浩浩荡荡进入广场。中午12点整,在12响礼炮声中,市长打开第一桶啤酒,宣布节日开始。接着,身着传统服装的女郎川流不息地将各种啤酒送到来宾面前。帐篷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常,人们欢聚一起,开怀痛饮。街道上车水马龙,街头还有戏剧演出、民歌和音乐会助兴。不少人兴之所至,自发地欢歌狂舞。入夜,广场华灯齐放,如同白昼,人们欢歌畅饮一直到深夜。每年世界各地参加啤酒节的商人和游客超过百万人。我们到慕尼黑正值九月底,住的旅馆并不在最繁华地带,然而大小饭店、酒肆都是人满为患,街头空地上也有不少啤酒摊位。晚上喧闹声不断,直到凌晨两点多,还有人在行令豪饮。

两天后,我们到慕尼黑周边考察,途经高速公路边的一个啤酒屋休息。在店主人的热情招待下,每人要了一小瓶啤酒和一点三明治。一位同事不想喝啤酒,称沾酒就脸红,想换成饮料。翻译向店主说明情况后,这位热情的德国人很快拿出另外一种啤酒,说这是啤酒饮料,不含一点酒精,可放开喝,而口感与普通啤酒无异。大家都很好奇,每人倒一小杯品尝,果然一点也不比真啤酒逊色。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n88888881.cn/,拜仁慕尼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