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n88888881.cn/,奥格斯堡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只有登高溯远、纵揽山河日月,站在历史的高度审视世界发展趋势,才能准确判断大势、主流、风险、挑战,科学回答“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的时代之问。习总书记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的中国方案,是对时代之问的最好回答。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正在成为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基本遵循和理论指南,使人类在百年大变局中无惧各种风险挑战、险滩激流,从容走向进步解放的坦途。

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深植于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中,是人类对建立公正合理国际秩序的向往和努力的必然产物。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实践,是时代之问中蕴含的时代答案,是深植于和平与发展时代的主流,是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新的世界发展规律。

习总书记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思想,揭示了国际社会繁茂芜杂现象之下的本质特征。当代世界“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人类“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社会生产力已经发展到了这样一种状况,一方面,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持续推进,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正在孕育成长,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全球命运与共、休戚相关,和平力量的上升远远超过战争因素的增长,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更加强劲。另一方面,人类也正处在一个挑战层出不穷、风险日益增多的时代。世界经济增长乏力,金融危机阴云不散,发展鸿沟日益突出,兵戎相见时有发生,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阴魂不散,、难民危机、重大传染性疾病、气候变化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持续蔓延。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的客观现实,各国深度融合依存形成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连带效应,使广袤无垠的世界变成了鸡犬相闻的地球村,成为荣辱相生、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客观条件、客观必然性、现实紧迫性、核心要义,是基于经济全球化、人类在灾难与进步面前命运与共的客观现实;是基于“宇宙只有一个地球,人类共有一个家园”,基于“地球是人类唯一赖以生存的家园,珍爱和呵护地球是人类的唯一选择”,反映了人类社会前行的最基本的精神诉求、理论遵循和主流向往。时代的鲜明特征决定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已具备深厚的客观基础,也决定了破坏人类命运与共、共同发展的因素,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具危险性、破坏性、灾难性。历史发展的关键时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需要人们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顺应世界历史大势,牢固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共同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用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指导国际关系实践,构建符合时代发展要求的新型国际关系。需要各个国家同舟共济,各国人民一起来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这是避免历史倒退、推动社会不断前进的重大现实选择,也是应对当代世界各种风险挑战、破解世界发展难题的正确立场、观点和方法。

站在整个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能够透视出历史运动的本质和时代发展的方向。回首历史,对建立公正合理国际秩序的向往和努力,人类从未停止过。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这一历史过程的必然产物。

习总书记指出:“从360多年前《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确立的平等和主权原则,到150多年前日内瓦公约确立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从70多年前联合国宪章明确的四大宗旨和七项原则,到60多年前万隆会议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国际关系演变积累了一系列公认的原则。这些原则应该成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本遵循。”17世纪中叶签署的《威斯特伐利亚和约》是欧洲历史上第一部条约,也是第一届现代外交代表大会的重要成果,其签署有着极为重要的政治和法律意义。和约宣布,国家间在法律上平等,国家主权至上,一国不干涉另一国内政等原则,树立了对话、沟通、协商解决国际争端、战争冲突的范例。和约解除欧洲国家所有贸易封锁和限制的规定,为促进欧洲各国经贸发展文化往来,起到了难以估量的作用,有力推动了生产力发展和社会进步。从《威斯特伐利亚和约》起,近现代国际关系的演变史、发展史,深刻内涵了人类命运共同体形成的过程,内涵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对社会存在的客观反映性。

历史长河共同汇聚,人类命运休戚与共,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非一国一民之识,非一时一日之见,非一朝一夕之功,是多边主义、多极世界、全球化的世界大势,是历史和现实的共同选择。20世纪两次帝国主义瓜分世界的战争,给世界人民带来的灭顶之灾,给世界文明带来的毁灭性打击,是人类历史上永远的伤痛。和平与发展是全人类的共同愿望,是时代主题。和平力量的上升引领世界的走向,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始终是人类发展前进的主流。如何维护人类文明的延续发展,用什么样的思想指导、统领人类和平共处、安享发展,是时代赋予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崇高历史使命。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推动建立和平与发展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尊重历史规律的选择。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理解和认同。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撰写的《后资本主义》一文中认为,COVID-19危机向我们清楚地表明了一个事实:单独行动的政府、企业或民间社会团体无法应对系统性的全球挑战。需要消除将这些领域相互隔离的障碍,并建立广泛合作的体制平台。让年轻一代参与这一过程同样重要,因为必须要着眼于长远的未来。必须加紧努力,以认识到世界人民的生活经验、观点和价值观的多样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人身份,但都属于具有共同利益和命运交织的地区、国家乃至世界。人们的价值观具有多样性,但都同属于具有共同利益和命运交织的地球村,都必须进行全方位地广泛合作应对系统性的全球性挑战。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是超越民族国家和意识形态的“全球观”,蕴涵了中国坚持的正确义利观,表达了中国追求和平发展的愿望,继承和弘扬了《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是全球治理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则的核心理念。命运共同体着眼于人类文明的永续发展,超越民族、国家视角,推动建立文明秩序,寻求人类最大公约数,塑造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倡导和平发展、共同发展、可持续发展,形成了积极意义上的休戚与共。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仅是回答时代之问、解决时代之题的中国方案,也体现了推动世界之治的中国担当。

中国从全球视角思考责任担当,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建“一带一路”等新思想新倡议,为破解全球发展难题提出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注入中国力量。中国方案提供的“新的可能”,让世界看到了新未来。基于讲信义、重情义、扬正义、树道义的文化基因和国家品格,中国把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开展国际发展合作的崇高使命,旨在同发展中国家一道,促进缩小南北发展差距、消除发展赤字,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

俄罗斯媒体在报道中国“一带一路”峰会时这样写道:现代世界把中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之倡议,视为人类发展的真正替代品而非西方欺骗和法利赛主义,这并非偶然。中国正在为人类提供一种新的价值体系。这种新的价值体系建立在人性特征的基础上,即具有开放性、善良性、平等性、正义性、幸福性等总体特征。正是这种价值范式,有可能在所有国家和人民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创造一种新型的国际关系。它不仅关乎国家之间的互利经济合作,而且涉及面向整个人类世界的新概念和新的发展模式。这样的声音,是许多热爱和平与发展、追求正义和幸福人们的心声。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纸上谈兵,不能对牛弹琴,不造空中楼阁。各个国家和地区多边的经济贸易联盟,就是不同区域的人民利益和命运共同体的实践。上合组织、金砖国家、G20、欧亚经济联盟、亚投行建设、“一带一路”沿线经济建设等,都是在以不同形式推动着这一进程。中国与越来越多的国家建立了双边、多边人文交流、经贸合作等互利共赢的利益共同体;与相关国家构建了周边命运共同体、亚太命运共同体、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中非命运共同体、中阿命运共同体、中拉命运共同体等。2015年习总书记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倡导尊重网络主权,推动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2020年面对新冠疫情,中国发出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倡议;2020年11月习总书记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次会议上提出“维护安全和稳定,构建安全共同体”等重大倡议。中国政府“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治理理念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肯定和积极响应。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多元立体格局正日益形成并不断完善。

美国对阿富汗20年的所谓民主“改造”不过是美国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喀布尔时刻”再次鲜血淋漓地撕下了美国“普世价值”伪善面具。

构建协同高效的现代粮食储备体系是稳定粮食市场的根本所在,“十四五”期间应进一步建立健全中央和地方粮食储备、政府和社会粮食储备共进的多元化发展格局。

“积极做行动派、不做观望者”,促进14多亿人口的共同富裕,“中国之治”的实践为世界和平与发展注入强大信心与力量,充分体现出一个大国应该有的责任与担当。

中国目前处在第一次现代化进程叠加第二次现代化转型的关键节点上,既要借鉴发达国家第一次现代化转型中城镇化建设的先进经验,又要面对第二次现代化转型的新形势。

治理腐败,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应坚持精准施策,通过持续深化改革和净化政治生态,追付腐败宏观政治成本,根治诱发腐败的“毒素”。

在当前中国经济金融内外形势趋于复杂之际,应尽快完善对自媒体的法律监管体系和行业引导机制,将预期管理主动延伸至自媒体平台,以维护市场的有效性和稳定性。

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度、广度、难度都不亚于脱贫攻坚,在脱贫攻坚历史性地转向乡村振兴的交汇期,“三农”工作必须为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铺平道路。

无论是中部地区还是各大区域重大战略都不能够固步自封,应该在内部“抱团取暖”的基础上,进一步秉着“一体化”的理念,将内部优势产业、元素延伸到其他区域,不断加强不同城市群之间的合作。

科技创新是系统工程,人是其中最重要的变量,只要把人的作用发挥好,我们就把握住了创新的脉搏,就有了推动我们国家更好更快发展的最大动力来源。

国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规模建设和信息技术创新能力持续提升,为以数字化转型整体驱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变革,为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高质量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发展基础。

加强高校科技治理制度体系化建设,强化高校科技发展与立法互动,促进国家科技治理相关政策的修订与完善。完善激励高校科技创新的政策法律制度、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等法律法规机制。

面向未来,应当遵循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更好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促进民间友好事业不断发展,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百年征程之后的新征程上,我们必须进一步强化“以人民为中心”这一立场,始终站在最广大人民之中,凝聚起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磅礴力量,实现新的更大发展。

今天,我们要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坚持坚定执着追理想、实事求是闯新路、艰苦奋斗攻难关、依靠群众求胜利,让井冈山精神放射出新的时代光芒。

全过程民主最大限度地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以广泛持续的参与保证选贤任能和事业发展的连续性,有效避免了“人民只有投票时被唤醒,投票后进入政治休眠期”的局面。

漫长行政链条所带来的基层政策执行偏差一直与国家治理的历程相伴,农村地区政策执行中长期存在着“最后一公里”困境,乡村示范项目评比则可以帮助打通“最后一公里”。

科技投入和科研项目不是科技成果,不应将其作为科技成果评价的“分子”或加分项;恰恰相反,要将其视为科技成果的“分母”或减分项。

要根据最新人口发展特点,构筑与大国人口数量、结构、分布特点相适应的高质量社会治理新格局,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让全体人民过上幸福美好生活提供强有力的制度保障。

物质生活的富裕是共同富裕的基础,但共同富裕不仅指经济上共同富裕,也包括人民对政治民主、文化繁荣、社会道德、生态文明等方面的追求。

每一种精神的形成,背后都有着深厚的理论渊源,其既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成果之一,也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弘扬光大,是中国革命文化的一个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